• 注册
  • 查看作者
  •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 原创作者/编辑:伍小仙

    | 分类:书评(文学)


    各位书友

    你们最近比较关注哪方面的报道呢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疫情、房价、数字货币、裁员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你们留意到一些事诡异的舆论变化了吗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比如“方方日记”


    据说,方方引发了无数微信群的分裂,导致不少人互相拉黑,虽然她已经停更《武汉日记》,但依然有人坚持在她的微博下对她破口大骂——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方方对此的回应)


    我实在太好奇了,所以抓紧把《武汉日记》全文找来读了读。




    《武汉日记》没有我想象得好




    在读《武汉日记》前,我还读了加缪的《鼠疫》。坦白说,两相对比,感觉方方还是差了老大一截。《武汉日记》整体的描写比较随意,语言不精炼,且在日记中用太多篇幅对网络喷子进行回应,使我在阅读的过程中产生不适感。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加缪)


    关于这一点,方方解释过,她认为《武汉日记》是日记,是真实记录,不是文学作品,所以写作上并没有那么考究。


    实际上,以日记体写成的文学作品也不少,比如传世佳作《安妮日记》。可是,再两相比较,我又发现,《武汉日记》详略并不得当,显得比较粗糙。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安妮日记)


    当然,《武汉日记》也有抓人之处,如“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有见解深刻之处,如“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有一针见血之处,如在“我们不惜一切代价”中,你不是“我们”,而是“代价”——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可以说,武汉抗疫这样的事件,已经足够震撼了,只要真实而详略得当地记录,就足以使作品撼动人心。但《武汉日记》恰好没有做好这一点。


    在财经对方方的采访中,方方提到自己在海外出版的书籍并不会对内容进行修改,她希望能坚持作品的真实。我在这一点上的看法与她有别:内容的即时性使《武汉日记》太鲜,也太糙。写作的人都知道,一稿很少有精品。如果能进行修缮,这部作品的价值肯定还能再上一层楼。


    总而言之:在疫情中记录下真实情况的《武汉日记》是非常珍贵的,但在我一个读者心里,它的地位还没有那么高。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方方日记英文版)


    至于方方选择在国外出版《武汉日记》

    我完全可以理解

    我不理解的是一些网友过于激愤的态度




    方方事件很复杂




    方方今天遭到疯狂撕咬,只是因为她身处敏感时期,敏感节点。其中,最敏感的点叫政z。


    在美剧中,我经常看到一句话:Politics is complicated(政z很复杂)。在国产剧中,也有类似的表述,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大明宫词》中,王维说的一句话:我对风,对雨,对人的心情,对月亮的形状更感兴趣。至于政z…它太高深了,又不洁净,我不感兴趣。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希拉里&克林顿)


    原本,疫情只在中国国内引起高度关注,方方的记录与评论并无不当,甚至,可称大快人心,这也是《武汉日记》得以在网上广泛流传的根本原因。至于一些喷子所谓的,方方是厅级干部,拥有6套房产,是外国人等等就不必说了,但凡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都知道这并不值得理会。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知乎网友讨论高中生给方方写信)


    突然,疫情在全球蔓延,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纷纷将矛头指向中国,方方的书也刚好要在海外出版,这才让事态扩大化。一些人跳出来,指责方方的书是落人以口实,是在西方国家面前陷祖国于不易。


    在此,需要注意的是,在一个国家内,人们往往拥有类似的传统文化,有一致的利益和相近的意识形态。这当中,仅存在不同的利益群体之间的冲突,并不易造成所谓的社会撕裂。但事件中出现两个以上国家时,则容易事件的政治化,造成文化误解和出于利益的污名化。


    是的,问题就出在这里:概念被偷换,强烈的民族主义被激发。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方方)




    乌合之众没有国别




    使方方被推到舆论风口浪尖的不是《武汉日记》,而是早已沸腾的极端民族主义。


    何谓民族主义?即以民族特色看待人类活动,极端时表现为强烈的民族对立与排异。比如此前,网上所谓的:希望美国人都感染病毒死掉,排斥日本就要在街头攻击日产车车主。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此前感染新冠病毒的英国首相)


    这样的事件中,极端的爱国者表现得非常偏激。


    其实,他们是以群体为行动单位,是丧失个体属性和理性的乌合之众,处在极度亢奋的情绪中,和他们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向他们解释和回应是徒劳的。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方方微博下的留言)


    民族主义一般在文化层次较低,或者年纪比较小,缺乏独立判断能力的人群中盛行。


    在大众传播的研究中有明证:







    对文化层次较低的人来说,只提及一种情况,明示结论,诉诸情感的说服情况较好,对文化层次较高的人来说则相反。




    但凡涉及两国关系,涉及政治,论题往往很宏大,需要就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但一些人很心急,他们更需要:『恨方方就是爱国,美国亡中国就繁盛一类一刀切的结论,否则他们很可能无力理解。


    在国际性事件中,极端民族主义者是最容易被煽动的。


    可别以为这种现象只有中国才有:每逢美国大选,必定有参选人怼中国以讨好不特定多数美国人,当前也不例外。钢炮川普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和他好战的形象,以及对民族主义的煽动是分不开的。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川普)


    可以说,在川普的背后就站着情绪高亢的乌合之众。


    更进一步说:我已经看到美国官方质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中国)自由何在?他们拿出李W亮和艾F做文章。同样的,李W亮的故事已经被外国人写成儿童故事书出版。那,李W亮是不是错了?艾F是不是错了?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李文亮)


    所有在疫情中展开过批判的人是不是都给别国递刀了?我们是不是都应该为了大局默默忍受不吭一声?


    方方的记录和批判在前,初衷不是陷国家于不义。是他国野心家的居心叵测让一切变得诡谲,而不是灾难深重中选择发声的民众。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走红的武汉窗帘)


    两军交战,也可能会暂时停战让民众出城觅食。可见,政z应该归政z,民众应该归民众。个体批判的权利,不应该让位于群体,也不应该被绑架和裹挟。


    我们首先要有这种认识。


    当然,我并没有因为那些『紧紧咬住方方不放的喷子而丧失对祖国和同胞的信心。




    网络环境具有片面性




    就像方方在《武汉日记》中写到的,虽然疫情中我们看到这个社会有诸多让人灰心之处,但我们也看到了温暖和希望:


    比如,有几万青年志愿者在武汉前线奔忙——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比如,社区工作人员工作很细致——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比如,全国人都为了一个人而哭——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比如,高中生里也大有优秀者——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这说明,喷子不能代表全体。


    现在,我们的生活和网络已经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但是,稍加观察,你一定也会发现,我们对一件事情的了解和判断通常是通过网络(如新闻报道、朋友圈状态、微博热搜),而非真实生活(如从亲戚那里听说一件事)。


    但是,新闻报道是被媒体选择后的资讯,偏爱负面、罕见事例;朋友圈状态中跟风者众,微博热搜中利益关系很明显。因此,我们所处的网络环境只是对真实环境做了选择性呈现的拟态环境,并不一定客观。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追着方方咬的人很可能只是看起来很多,却经不起数据和比例的考验。


    另外,推行多年的九年义务教育让中国可以使用文字的人产生量级变化;手机和网络的普及则使中国网民激增。这种过程中,我们会清晰地看到乡土气质的网络化。


    这种乡土气质不是指一个人出生或生活在农村,而是一个人无论穿着与地位,无论接受多少教育后,骨子里仍然透露出朴素价值观:朴素正义观(以牙还牙,以眼还眼);重刑主义(动不动喊打喊杀);仇富;对三腥(色情、暴力、明星/权力)极度敏感……当然,包括前述的极端民族主义。


    但这不会是常态,也不会是终局。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方方日记相关报道)


    从野蛮状态到农耕文明,到工业社会,再到现在——我们是从乡土关系朝着地缘关系进发,朝着更高的社会阶段进发,寻找更高效的生产方式和社会制度,也寻找更高维度的文明。


    整体总是向好的。要对此抱有信心。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猜你感兴趣』


    1、
    2、
    3、
    4、
    5、
    6、
    7、

    8、

    9、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方方《武汉日记》:为什么不能和喷子讲道理?

    戳下面的在看心想事成

    ↘↘↘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书痴读书

  • 0
  • 0
  • 0
  • 3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
    粤ICP备2021099847号 心理测试 数据库免费下载入口 青少年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亿达手游网 百外常识网 心情日记 日记大全 文辞网 生肖 剧情网 无弹窗小说网 美国能量咖啡 淘宝联盟 国外 深圳注册公司 戒烟贴 火车脚本网 小说圈 植发 蛋白粉 影视新闻 趣闻网 吃瓜网 风水网 今题网 外语人才网 商标注册 税务筹划 北京注册公司 签名